妻逢对手第五十二章

沈辛蔚毫不掩饰地开口问道,“黎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世尧?”

  是个问句,却被她说得笃定。

  爱情初露端倪时,女人的直觉总是灵敏的可怕。

  “是啊。”

  黎昕清清亮亮回道,坦诚的让人惊慌。

  沈辛蔚顿了下,才音色哑然地开口,“世尧和我……”

  “我对你们的情史并无任何兴趣。”

  虽然出着太阳,雪过之后还是寒气凛然,黎昕伸手裹了裹身上的针织外套,“沈小姐,让我跑出来,不会只是想给我讲这些吧?”

  “说来,算是临时起意。”

  没有被打断的不悦,沈辛蔚缓缓舒了口气,低徊的声音,鼻音很重,“虽然你我并无交集,但思来想去,有件事,还是觉得黎小姐帮我最合适。”

  “我帮你?”黎昕淡笑出声,“真想不通,有什么事是温总做不到,而我能做到的?”

  “不是什么难办的事。”

  沈辛蔚幽幽开口,“对你来说,信手拈来,只是我不想世尧知道,所以我也没办法找身边的朋友。”

  “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说?”

  “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黎小姐应该不愿错过。”

  “那,我的好处是什么呢?”

  沈辛蔚空洞的语气里透着摇摆,“我两天以后就会离开,至于以后,你们会发展到哪一步,是你们的……”

  “沈小姐给我许了个好大的空头支票。”

  黎昕清水般的眸子,越过泳池,越过廊台,看向坐在落地窗后的男人,下午的阳光斜晃,将他孤寂的身形笼于其中。

  她伸手将额前掉落的碎发拂向脑后,“温家家大业大,走了沈小姐,还会有马小姐赵小姐,我不知道会排在几号呢。”

  “那黎小姐,你觉得怎样才够?。”

  她扬起唇角,沉着开口,“既然沈小姐这样说了,就好人做到底,结婚呐。”

  是孤注一掷的豪赌。

  不得不承认,基因是很强大的东西。

  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和妈妈真的很像,血液中属于赌徒天性的基因,总是时不时蹦出来,蛊惑她押上手中所有赌注。

  赢了,便岁月静好。

  输了,就两不相干。

  温世尧抬眸,看了眼墙边的座钟,三点。

  转头看向窗外,这个时节,三点的太阳开始缓缓西沉,已经没什么威力,衣衫单薄的女人,早已挂断电话,正站在泳池前,出神地盯着水面。

  挣扎间,还是随手抓起件外套,起身走了过去。

  脚步声惊动了黎昕,她转头,见温世尧已经在身后站定,杏眸扫过他挂在小臂的外套,淡淡开口,“温总有什么事吗?”

  她不怎么想理人。

  此刻心情有些差,觉得自己像个趁火打劫的强盗。

  “你们说了什么?”

  见她神情冷淡,温世尧将挂着外套的胳膊向后收了收,沉声问。

  “那么想知道?”黎昕双手环在胸前,微微侧头,一半脸隐在阴影中,声音带着丝轻佻,“娶了我,我就告诉你啊。”

  温世尧眯眸,盯着碧波轻晃的水面,轻嗤了声,“不娶呢?”

  “那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温世尧慢条斯理地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这就是你空手套白狼的筹码?”

  黎昕微微弯腰,脸凑近他的,红唇翕动,清幽的气息喷薄在他颊间,“你愿意做那只狼吗?”

  “看心情。”

  温世尧长眉挑起,眸底闪过一丝兴味,伸出食指挑起她尖巧的下巴,“毕竟,我没有必须要一个太太的理由,而你……”

  “并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挂。”

  黎昕却毫不在意地拉起他的手,冰凉的指尖触到他滚烫的掌心时,忍不住顿了下,被冻僵的身体有了复苏的迹象。

  而后不着痕迹地直起身,将握在手中的手机轻轻放在他手心,“当然,能不能套到狼,还要看信息的掌控。”

  “除却严女士极其厌恶的身家不清,和沈小姐复杂身世之间碰撞出的矛盾,我觉得这个对您说服力会更大。毕竟,我也身世不佳。”

  温世尧垂眸,瞥见还停留在通话界面的屏幕,瞳孔缩了缩。

  “听闻温先生最听沈小姐的话,不知这次,会不会例外?”

  黎昕凝眸,看着男人迟缓地接起电话,沉寂的面容,多重情绪交织着一闪而过。

  胸口不禁窒闷了下。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商场里纵横捭阖,运筹帷幄的温公子,会深陷于一场烟雾般的,挣扎不开又注定毫无结果的暧昧。

  几乎一瞬间,她便起了念想,要带他挣开,哪怕是勉强。

  “说实话,我挺佩服黎小姐的步步为营,不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挂断电话的温世尧,吸了口烟,白色烟雾随着说话的动作,缓缓析出,飘散在日光下。

  音色如常地开口,“两年前我好心开导你,你给我下套大搞一夜情,从我这里敲走一笔钱。半年前我好心给你递水,又被你算计做了跳板成功上位。昨夜我将市长弃于饭局之上,好心赶去救你,哪知黎小姐虽名利双收,却仍不知收敛,胃口越来越大,竟打起了温太太的主意。”

  他冷笑一声,“我只有一个问题,黎小姐非得往我近前凑,是觉得我人傻钱多?”

  黎昕微微动了下腿。

  脚踝处的伤,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越发疼痛起来。穿着室内拖鞋的脚,细嫩的脚趾裸露在外,已经被冷风吹得麻木。

  眸光清冷地盯着正缓慢下沉的夕阳,淡淡开口,“或许,是我爱上你了呢。”

  温世尧起身,在她身边站定,低头覆在她耳边轻声说,“那我只能说,被一个在爱情面前可以理智分析利弊的女人爱上,是件可怕的事。”

  “如果温先生,想要不理智的太太,我也可以做到啊。”

  黎昕侧身,杏眸直探他眼底,温软的音调,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并且,要多不理智,就多不理智。”

  话音落下,纤瘦的身形,便直直跌向波光粼粼的泳池。

  碧波轻晃的池水,被她击打出很高的水花。

  她不会游泳。

  冰凉刺骨的水极速将她湮没,极大的浮力让她失重,身体失控。

  她看着男人即刻伸出却依然抓空的手,和一脸难以置信的轻怔。随后,条件反射般地跟着跳入水中。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