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世界

欲望大广场上聚集着数以万计的国民们,历时七天的暴乱终于得到了平息。

  昔日的繁华广场在今天却成了修罗屠场。七十四名暴乱份子给押入了临时屠场。 其中男五十九人,女十五人。

  他们曾赤条条的来到这个罪恶的世界,此刻又要赤条条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广场正北面是气势非凡的欲望之宫,它是德鲁亚王朝不朽的象征,荣誉的象征。

  此时城门大开,一队队精锐的卫士从宫内排到了宫外,为了今天的公审行刑大会,在宫门外特地搭起了三丈高的观台,刚刚加冕不足一个月的女王卡琳耶娜雍容的端坐在皇位上。这位曾经的皇后是圣女的化身,她具有一切女人所应具有的美好品质,柔美,善良,温和,纯洁,头脑精明,智慧超凡,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加冕成为帝王。叛乱因此激发,但她仅仅用了七天时间就平息了做乱的野份子。

  其实国民对她的加冕并没多大的异意,谁都知道她的丈夫德鲁亚七世是个无能的变态君主,除了淫乱宫帷,他一无是处,几年前皇后卡琳耶娜就替他掌政了。这次造反的是德鲁亚七世的兄弟们和叔叔们,一大堆德鲁亚的亲王们不甘心德鲁亚王朝的灭亡,所以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但他们都是无能者,落败在意料之中。

  征战沙场他们不行,他们的能力在床上,对着女人屁股的时候,他们的阳具永远都是坚挺的。

  头戴翡翠王冠的卡琳耶娜神色从容有度,湛蓝色的眼眸扫了一眼观礼台下不远处的刑台,那里就是将要正法造反者的屠台。五尺高的屠台上摆着十多种刑架。

  屠台前七十四名男女叛乱者跪在那里,等候最后的判决。

  烈日下的欲望广场人山人海,却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人们只能远远的看到在金甲侍卫们环卫下的女王卡琳耶娜。

  “菲丝蒂候爵。”女王淡淡开口。

  随着她的说话,在观礼台的前腰半台处侍立的一群大臣中走出了一位绝美的金发女子。

  这女人身上穿着昂贵的紫金冰丝软甲,它紧紧贴在她玲珑浮隆的身体上,把她诱人的曲线完全的勾勒出来,两个半球形银光闪闪的胸铠罩在她怒突的丰乳上,腰束是软鳞半裙甲护着她的左右双胯,正面和后面却没遮拦,更暴露出她丰满诱人的耻部和硕臀的柔和线条。

  双肩是兽头披扣,小臂是银丝护腕,足踩及膝高的银色战靴。

  她就是在这次叛乱平息的指挥官,因功勋卓著被赐封为女候爵。

  高颀的修长身姿在半腰平台的中央空地上跪倒,沉腰,俯首,翘臀,前额触在厚厚的地毯上。

  “尊贵的女王陛下,菲丝蒂候爵恭聆圣令。”她直到说话这句话姿势也没有改变丝毫。

  日光照在她翘的半天高的丰硕臀部上,超薄的紫金冰丝甲完全附在她的皮肤上,好似没穿任何衣物一样,只在那丰臀上涂了一层金漆似的。

  两旁侍立的不少男性大臣们都感到自已的呼吸在加重,多么淫荡的屁股。

  “很好,你可以起来了。”女王卡琳耶娜等菲丝蒂站起后又道:“从今天开始,帝国司法总监这个位置由你来兼任,在没有找到适合人选之前你将全权行使司法大权,现在可以审判了。”

  “多谢女王陛下的恩典,菲丝蒂非常荣幸的担任这一职务。”

  再一次翘起丰臀谢恩之后,菲丝蒂转身来到了审判台前。

  “帝国的臣民们,菲丝蒂很荣幸担当司法大臣,帝国的法制关糸到王朝的兴盛,在完善的法制监管下,我们帝国将走向繁荣,对任何挑战帝国王法的行为我们会不遗余力的打击消灭,今天将对帝国重犯进行审判,带重犯古德逊亲王。”

  在群情激兴中,万人狂呼,人潮开始涌动起来,幸好有三层卫兵护着刑场。

  一个双腿早软了的老者给两个刑兵拖上了屠台。他就是德鲁亚七世的叔叔古德逊亲王。

  此刻他面色灰白,汗珠子直滚,一丝不挂的肉体明显的颤抖着。

  帝国对所有死刑男犯押往刑场之前会做出一项身体限制,双臂从肩头处扭断然后捆在背后。另外就是让男犯的阳具勃起,再从根部用细绳束死,不使血液回流,一直处于怒勃状态中,所以此时古德逊的阳具已经涨成了黑紫色,还有就是给人犯插入拳头大的木制肛堵。

  死刑犯们往往在行刑前骇的屎尿齐流,造成了一定的污染,所以才对他们用这种方式。

  19

  “古德逊亲王聚众造反,企图谋杀陛下,罪不可赦,祸及家族,判处四斩极刑。”

  古德逊闻言不由惊哭狂号起来,拼命的挣扎着,所谓的四斩:先斩阳具,二斩双腿,三斩齐腰,最后斩首。极为残忍。

  下跪的一干的人犯都面若死灰,惊恐充满了双眼。

  古德逊给两个刑兵推到一个刑架前,那是一个简单的铁架,高度正好在人的腰腹左右,铁架上横枝是一块薄薄的铁板,铁板中央有一小洞,古德逊的肿大阳具就被穿过了小洞,另一个刑兵在后面用力推着他的屁股,使他不能把阳具从小洞中抽出来。

  前面一个刑兵伸手操住了他的阳具,右手刀贴着铁板顺势下滑,阳具就进了他的手中。

  基本上没什么疼痛,因为阳具早给束的麻木没感觉了,下刀处在束绳外缘,所以也不会喷血。

  阳具给刑兵抛入一个大盆子里面,所有重犯的阳具都会给割掉,这个盆子就是盛阳具的。

  当古德逊给处死之后,一堆女犯们早拉了一地,臭气薰天。

  由于女犯们不插肛堵,这种情况是难免的。

  “带古德逊夫人马琳燕,女儿丝美卡。判马琳燕割乳挖阴,穿肛过喉,尸体标立广场三天示众。判丝美卡割乳,掏肠,穿阴过喉烤白羊。”

  听完审判,两个女人都当场晕死过去。

  几个刑兵上来先前二女的四只美乳贴胸切割下来,疼的她们从晕迷中醒来,嘶叫连天。

  接着是马琳燕被倒提起来,一个刑兵用锋利薄窄的钢刀从她会阴部插入开始挖阴。

  另一边的丝美卡给摆成了胸俯膝卧位,头膝着地,屁股高高翘起,一刑兵的大手从她肛门插入,在她惨叫声中,刑兵从她肛门中抓住肠子拉了出来一堆。屎尿齐溅,喷了刑兵一脸。

  肠子扯出来后,用刀割断,然后刑兵拿起手腕粗的钢枪朝她阴部戳进去,另一刑兵扯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高高后仰起来,与胸腹成直角。很快钢枪穿阴透肚从喉咙里嘴里钻出来。

  那边的马琳燕在挖阴中晕死,接着在钢枪穿肛过喉中又疼醒了一次。

  很快两个女人就死了,最后一个被标立广场,一个给架在火上烤熟了。

  帝国流传了多年的刑法在所有人的心中烙上深深的印记,不是万不得已谁敢触犯王法?

  随着审判,血腥在继续着,那个大盆被女人的乳房,阴部和男人的阳具堆满了。

  造反和杀人都会给判极刑的,这两项罪是最重的,绝不可赦。

  女王卡琳耶娜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她首次在世人面前展示她冷血的一面。

  公历102 年,德鲁亚王朝正式在历史舞台上消失,女王卡琳耶娜改帝国为卡琳王朝,而她也名正言顺的成了卡琳一世。

  卡琳一世正式就位大典是在叛乱后的第七个月。在这期间她对帝国进行了一糸列革新改制,并陆续除死叛党余孽数千人之多。

  在碧云大陆的几千年历史上,卡琳耶娜还是头一个女皇。

  曾经纯洁的卡琳耶娜圣皇后,如今被传说为拥有三千面首的逍遥女皇。她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军政大臣们莫不对她心存忌惮,即便是对她忠心耿耿的近臣们也是如此。

  随着权力的巩固和集中,出现了一批女皇的近臣。

  卡琳王朝的四大近臣几乎权倾朝野,政务大臣度马汀在很早以前就追随着卡琳耶娜,他是第一个被女皇赐封公爵的大臣,他才华横溢,政绩卓著,能有今天的显赫爵位和女皇对他的信任青睐是分不开的,不少人传言早在卡琳还是皇后的时候,度马汀就是她的入幕之宾了。

  第二个受女皇宠信的大臣是菲丝蒂,她美艳夺目,冷傲无情,拥有非凡的军事头脑,本身也是帝国极为出名的女剑客,十年前十八岁卡琳还是皇后时曾去托森泰山游玩,在山中遭受了暗算,九死一生,恰巧菲丝蒂路过,将她救了下来,那时菲丝蒂还是位游行大陆的失意剑客,护送皇后回宫后,她就成了皇后的后宫侍卫长。但她美艳的过份了,所以并没有逃过德鲁亚七世的淫辱,虽然她拥有极强的个人能力,但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只能屈服在德鲁亚七世的淫威下了,为此聪明的皇后也暗中和她沟通过,于是两个女人走上了夺取德鲁亚王朝权力的道路。一直以来德鲁亚七世就看不起流浪人出生的菲丝蒂,认为她缺少良的教育,没有显赫的贵族出生,所以他一再阻碍菲丝蒂出任帝国的一些要职。

  用这位色鬼帝王的话说,她只是会舞刀弄棍的下等女人,在床上的表现尤胜娼妓,曾有一段时间德鲁亚七世将他调到了自已的内宫担任侍卫长。

  那个时期所接触的一切,彻底将菲丝蒂的观念和性格转变,她被德鲁亚七世改变成了一位变态的刽子手,她的心机更加深沉。

  在一次北方叛乱中,帝国军队节节败退,德鲁亚七世心惊胆颤,由于南方也在征讨边患,名将都在南线作战,故北线无可用之将,在这种情况下,卡琳耶娜趁机向七世推荐菲丝蒂。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德鲁亚七世任命菲丝蒂为北线临时总指挥。

  卡琳耶娜早看出了菲丝蒂的这方面天份,果然不出所料,没三个月时间,北乱平息,菲丝蒂得了‘女战神’的称号,德鲁亚迫于国会和国民的压力,只得万分不愿的将这个女人赐封为准将,并给了她一个独立骑兵旅指挥。

  渐渐在卡琳耶娜掌了军政权之后,菲丝蒂就开始平步青云了。在德鲁亚七世脱阳而亡时,菲丝蒂已经是帝国的中将级高级指挥官了,并因显赫的军功赐封为子爵。

  这一切都是卡琳耶娜一手促成的,她虽然年轻,但她是政治天才,在那次遇险之后就开始培养自已的势力了。文官度马汀也是在那个时期受到了她的青睐而得到发展的。

  同一时期受皇后重用的人还有奎里恩将军和马奇顿大臣。一个是军界名将,一个是帝国理财圣手,马奇顿是商人出身,拥有非凡的商业头脑,帝国的不断繁荣,他功不可没。

  如今这四个人都给卡琳一世赐封为了公爵,度马汀掌理政务、外交、帝国建设规划等,马奇顿负责帝国经济、商业、财税等事务,奎里恩负责国防、海军部、军备后勤和一切对外战事,菲丝蒂负责陆军部、参谋部、司法部等事务。

  除了这四个人最亲信的人之外,还有几个受女皇重用的人物。他们都司职要务。

  帝国最重要的两个特权部门是情报部和监察部。它们直接归女王指挥,情报部长是卡琳耶娜的亲妹妹珊拉娜亲王。这位二十三岁的女亲王殿下拥有绝世的容颜,目空一切的高傲贵族性格,她续承了姐姐的聪明头脑,在这个位子上完全是迎刃有余的。

  监察部的出掌者是女皇的哥哥罗奥尼亲王,这是个无能好色,目光短浅的家伙,监察部辖下各司长都是女皇亲自任命的,表面上他们都受罗奥尼亲王节制,实际上却直接听命于女皇。

  女皇无疑是出色的权术家,诸位大臣间的明争暗斗她向来不偏不倚,她深知平衡的要点,不让一方独大的形势出现。所以许多争执不下的决策最终还是由她来决定的。

  帝国议会是最高决策机构,女皇担任议长,议员有度马汀、马奇顿、奎里恩、菲丝蒂,珊拉娜、罗奥尼、参议团长赫拉德等人为主的二十四个人组成。

  平时大家各司其职,议会日常工作由常任参谋官赫拉德主持,这个英俊的中年男人精力旺盛,头脑灵动,非常的受女皇赏识,他受宠的程度几乎不在四大近臣之下。

  所有的决策议案都要有他的签字成能最终生效,呈给女皇的誎书一般都要经过他的过目,如果他认为有问题就会直接打回,不予呈报,而女皇下达的决议多数是由他最初提议的,可以说他是女皇现在的心腹机要秘书官,这也是他红的发紫的原因。

  由他组成的议会常任参议团其实就是女皇的智囊团,大臣们提交的誎书都由他们审核转呈女皇过目,由于他们大部分人不是议员,所以无权参与决策。

  参议团拥有各方面的人才,政治,军事,历史,地理,经济,商业,建筑,文教,艺术,农业,水利等等,汇齐了所有的层面的精英人才。

  议会参议团设团长一人,由赫拉德伯爵担任,他是女皇钦封的参议官,拥有议会的决策投票权。团长之下是三位副参议官,他们是议会候补议员,拥有誎言权,没有决策投票权。在他们之下是各领域参议选出助理参议官,负责各个领域的统筹审定工作,最后是参议员。

  就是这样一个庞大的智囊团为女皇出主意,她想不精明都不行。

  公历103 年十月,帝国为女皇举行了盛大的生日盛典,这是她二十九岁生日。

  而当夜就抓住了一个准备行剌她的剌客。然而这次事件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们的主角杰顿首次出场就被精锐的皇宫卫队紫金凤卫活擒了。

  月斜星寒,夜色笼罩着大地。

  菲丝蒂写意的扒在逍遥床上,任由窗外清冷的月光洒在她不着寸缕的晶莹胴体上。

  她四肢呈大字形把自已傲视群芳的绝美胴体展示在松软的床铺上。四个清秀俊美的‘内侍’正从她的四肢开始为她做着活精通络的按摩。

  内侍是皇宫中的太监,他们还保留着男性的特徵――阳具,但因‘卵蛋’被割除已不具备勃起功能了。早在几百年前,帝国就废除了阳具的割礼,对男性的阉割只在卵蛋上。最初提出这一建议的是德鲁亚二世的皇后,她是历史上最淫荡的女人,在她丈夫去世后,她的后宫被年青俊美的面首充斥着,她最大的享受就是面对着男性的阳具。

  然而她的儿子德鲁亚三世认识母亲的放浪有损帝王家族的形象,便将他关入了冷宫,派没有阳具的肉侍和宫女侍候她,这种软禁差点让她疯掉,最终她想出了让内侍保留阳具切除卵蛋的阉割提议,经过无数次说服儿子,她才如愿以偿。

  内侍是皇宫中、大臣们宫中太监的称号,他们专门侍候女性主人,一些贵族商人家也有太监,但他们不能称其为内侍,而是有另一个名称,叫做‘奴宦’。

  因为他们是奴隶阶层的人。

  只要是有钱人就可以在奴隶市场上买卖人口,奴隶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群。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把自已交给奴隶市场买卖。

  一般进了富人家的男奴都会被主人割礼,防止他们对女主人的性搔扰,又或女主人们背着主人和奴隶们偷欢。

  随着帝国的繁荣,本国的奴隶已经很少了,大部分奴隶是从别国贩来的。他们更没有一点人权,奴隶的生命掌握在奴隶主的手里,帝国宪法并不干涉奴隶主们如何处置他们的奴隶。

  内侍是奴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内侍都是帝国人,对自愿进宫为侍者,帝国给予其家人优厚的待遇,还有被强征来的内侍,虽然其家人同样能享受优待,但其本人却为悲惨的命运感到万分的痛苦,然而在这个封建帝制社会中,这也是一种必然的现象,人力无可抗拒。

  内侍生活的环境是相当不错的,每月拿到的宫俸也相当可观,尤其那些会侍候主子的内侍更会不时得到主子的奖赏,他们都是狗仗人势的高级奴才,主子越有权势他们越嚣张。

  这使得不少国民都把自已的儿子送进皇宫为侍。不少穷人因此变富。

  对内侍的挑选也是极其严格的,家庭出身,社会背景,这都是基本条件,绝不能让敌对国的人混进宫中来,其次是内侍本人的条件,五官俊美灵秀,身体健康强壮,机灵识眼色,还有一条比较重要的是阳具要粗大,这一条是为宫中显贵,夫人们小姐们特别设定的,她们喜欢把玩内侍们的软肉虫,变着各种法子来拿他们的软肉虫逗乐消遣。

  内侍分工各有不同,一般分为三个等级,这从他们所穿的衣色上可以分辩出来。

  红衫内侍是最低等的内侍,他们干宫中的苦活累活,是地位最低奴才,而且没有接近侍候主人的资格,黄衫内侍就比他们高了一等,黄衫内侍的活儿虽然很脏,但相对轻松,最重要的是有了获得主人们宠爱的机会,他们被分派给夫人或小姐的身边。主人们身边一切杂重活是他们来干的,不过这种活不多,一般全让红衫侍干了,黄衫侍最主要的职责是充当主人们的便器,用他们的嘴来为主人们服务,初升黄衫侍的一般是肛侍,主人们的粪便直接便入他们嘴里,屎尿同享。

  晋级黄衫侍这是主要的一关。

  当主人看哪一个红衫侍顺眼时,就会提名他晋级黄衫侍,然后让贴身侍婢开始训练他们,直到他们能顺利的吞咽大便喝下骚尿为止。

  如果在侍候主人时发生了呕吐形象,不仅会永远失去获宠的机会,还会一辈子穿着红衫干苦力,并成为宫内所有侍婢侍女的公共便器奴隶。

  基本上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因为侍婢们在训练时就下了很大的功夫,这种情况的出现训练他的侍婢也会给牵连,受到一定降级惩罚,所以侍婢们在训练他们时往往手持皮鞭或藤条、皮板等把他们抽打的皮开肉绽。宫内限定,肉刑一般施实在犯规者的臀部上。

  黄衫侍有个绰号叫‘嘴奴隶’,获宠的肛侍会进一步晋升为尿侍,专责侍候主子小便,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只要主人有便意,他们就要用嘴包住女人的阴部接尿。

  不能有一滴漏在外边,否则雪白的屁股就要布满伤痕了。

  由于形影不离主子的身边,获宠的机会大增,头脑灵活,会办事的很快就会穿上银衫,这小小一件衣衫却将他们和奴隶划分开来,从此可以挺起胸膛做人了。

  主人身边的银衫侍不是很多,一般来说控制在十个以内,他们的受宠程度各有不同,能获穿银衫,说明他们完全被主人信任了。

  银衫侍的绰号是‘性奴隶’,出色的表现方式仍在口舌上,高超的口交技巧是他们进一步取悦主人的方式,为主人舌浴,按摩,做装扮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会办事懂的讨主人欢心的还坚持为主人接尿,由于他们有时端茶送水喂主人吃零食,所以银衫侍是不能充当肛侍角色的。

  无论是皇宫贵族又或大富氏族之家,他们的内侍或奴都有个总管人物。

  根据受宠程度的不同被指为大总管、二总管、三总管。一但成为总管,主人会赐给他们专用侍女,即便是在大富豪族家的奴宦也有享受这种待遇的,但前提是奴宦必须是本帝国人。

  那些王公大臣们府上的内侍更因这一荣殊被看做是有地位的人。只是他们极少在外界活动。

  能当上总管一级的内侍都是八面玲珑的玻璃心,查颜观色是他们的拿手绝活,是奴隶中的极品,他们把主人的生活习惯摸的一清二楚,主人们的享受都由他们来安排了,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会大小便,什么时候需要一些剌激缓解神经等等的包括吃喝拉撒在内的所有事务都会操心。做为总管他们统领所有的内侍,而他们的待遇极其优厚。

  宫内除了内侍另外还有侍婢侍女。侍婢是众侍女中的总管人物,主人一但回宫,她们就会形影不离的跟在左右侍候她,侍婢的地位与内侍总管们等同。

  宫中的侍女和内侍的多少取决于主人的意向,有的宫中侍女多于内侍,有的则相反。

  菲丝蒂宫中的侍女和内侍人数差不多,做为公爵她可以拥有二百四十个男女奴隶。三百六十人的卫队,这些全是她的私产,所以卫队头子奴隶总管全是由她自已指派的。

  但这些人全部要在户藉部登记注册,一有更换要马上呈报重新入册,否则出了问题帝国追究其主人的刑事责任。

  宫中四大侍婢是:索菲娅、罗兰、黛米、朱丽安。她们跟随菲丝蒂多年,出生入死,是她一手训练出的精锐人才。她们手下各有三十人的侍女卫队。这一百二十名侍女全是精挑细选出来在女骑士营红过三年训练的精锐近卫,她们的实力豪不逊色于皇宫中的紫金凤卫。

  她们容貌出众,个个都国色天香,风情万种,表面上看都是柔若无骨,弱不禁风的女子,实则确是以一挡十的超级女战士,就是公爵府那三百六十人的卫队也及不上她们的战斗力。

  她们负责保护府内的机要文档,金银珠宝,还有菲丝蒂的秘密私产‘面首’。

  菲丝蒂公爵是帝国众多名流豪门们追求的梦中情侣,任何一个男人都梦想着‘嫁’给这位女公爵,就象女人们想给度马汀、马奇顿、奎里恩当小老婆一样。

  帝国最受男士们瞩目的就是菲丝蒂公爵和珊拉娜亲王了。前者已三十二岁,比女皇还大三岁,后者仅二十三岁。

  走过了多年的风风雨雨,菲丝蒂已不再是那个仗剑行侠天下的女骑士了,曾经的正义、仁心都远远离她而去,想混迹政坛必须心毒手辣,对各种事物拥有足够的透视能力。

  她对比自已小了三岁的女皇十分敬佩,她具有天生的政治头脑,对权力的平衡有极其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她从来不彻底信任一个人,除了她自已之外。

  但她也不让那些忠于她的人感到无所适从,她胸襟广阔,眼力超凡,处事极为公平,一切都依据被她修改过的宪法行事,这一点使她受到了民间广泛的赞扬和称颂。

  此时的菲丝蒂在逍遥阁楼上享受按摩的菲丝蒂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逍遥阁是公爵府里属内府范围,一般来说内府是不招待外客的,是公爵大人休息就寢的所在。在内府当差的内侍们都穿内府制式服,那仅仅是一件穿过胯裆的窄小皮衣。皮耻骨处开着一个小洞,让内侍的阳具穿过小洞裸露在外边,裆底部收窄到不及一指宽,从屁股沟子穿上过糸在腰间的宽皮带上,另外统一配发软底皮靴,这种靴在走路时发出极小的声音。

  这里的内侍除了总管都做这样的打扮,这里是公爵府卫队的禁地,除了卫队长唐阿赛普可以自由出入外,任何没接到命令的卫队战士不得进入,否则死罪。

  唐阿赛普这两年在欲望之都非常出名,谁都知道这位勇士是菲丝蒂的贴身侍卫长,他剑术精湛,勇猛过人,对菲丝蒂忠心耿耿,即便给他一座金山也无法动摇他的忠心。

  这不光是因为菲丝蒂救过他的命,更因菲丝蒂对他的欣赏和信任。人们说他是菲丝蒂的入幕之宾,这一点完全不假,他和那些面首们不一样,如果保持这种忠心,他将是菲丝蒂永远的专用性奴隶。

  在逍遥阁外,唐阿赛普手扶着腰间的佩剑来回巡视着,公爵大人安寢之前他是不回放松警惕的,这是他最普通的一项职责。他有能力应付各种突如其来的变故。

  听着阁内菲丝蒂传出的呻吟声,他感到胯下的肉棒正在发涨。忙咬了下舌尖转移自已的思维。

  阁内,大总管古勒小心的陪侍在逍遥大圆床的边上,除了四个按摩的银侍之外,在床帷外还跪着八个内侍,其中六个黄侍,二个银侍,他们随时在等待大总管的指令。

  在古勒的指点下,按摩的进程在继续着,菲丝蒂的胴体给翻转过来,仰面朝天横躺着。一双修长的玉腿给左右分开,两个银侍一左一右开始捧舔她的脚趾了。

  她头顶上方的一个将她的头放在他的大腿上,开始按摩她的前额和头部。

  从她脸上荡起的一丝春情,古勒知道她需要什么,指示最后那个银侍俯进她的双腿间为她口交,那个银侍让自已扒在床上,双手插进她的丰臀硕股下,轻轻托住,然后伸出长舌开始扫荡早已溢满淫水,发出阵阵骚腥味的阴沟。舌尖灵巧的挑开她那两片肥厚呈黑紫色的阴唇。

  菲丝蒂发出长长的呻吟,一手捏住自已的丰乳,一手伸下去扳住了双腿间的人头。

  酥麻的感觉从舌尖接触阴蒂的瞬间开始绽放,她明显的感到自已的肛门在痉孪。

  近一两年来她完会迷上了这种变态的肉体享受,甚至习惯了在快感冲击神经末梢的时候处理一些事情,似乎在这时自已的头脑更为灵动,思维更加敏捷。

  一直守候在床侧的四婢之一索菲娅终于等到了开口的机会,她太了解公爵大人了,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会听取奴侍们的发言,平时若不是她主动询问,任何人不可以破坏宁静的气氛,这是荐丝蒂公爵府上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久而久之成了习惯,众人也就有了默契。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