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表哥揉了奶子,气哭

  花开两处,各表一枝。龙腾 昨天周仲文火急火燎地跑回贺府,到处找贺时雨,打算表白心意,也把汶山郡王失踪这个消息传遍了贺府上下。

    贺府众人初是不信的,很快便有衙门里的人来报信,才一片慌乱,管家急急安排家丁去外县请示贺老爷。

    贺时雨正在自家後花园里的亭子中坐着,对这个消息完全无知无觉,她随手拿着个绣绷,望着池塘发呆。那刀疤客原本跟随她左右,被她远远赶了开去,让她眼不见为净。

    那刀疤客说自己叫黑势,但贺时雨不喜他粗鄙,从来不叫他,能不和他说话就不和他说话,只当他是个巨大的人肉摆件。

    她原本就生得极美,乌发雪肤,纤腰修眸,气质更如同轻雾,如同初雪,如同微风拂过的杨柳,这样似颦非颦地望着远方,真是惹人怜爱。

    突然园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周仲文冲了进来,一张白净面皮浮着红晕,几步便迈到了贺时雨面前。贺时雨无措地站起来:“表哥”

    周仲文激动得都结巴了:“时雨妹妹,你,你知道吗,汶山郡王打了败仗,人也失踪了你不要伤心!其实,其实我”

    贺时雨并没有如何伤心,听到消息只是讶异地啊了一声,她原本就觉得郡王会退婚,皇家如何会容忍一个污了名声的女子。即使他不在乎,自己也要说动父亲退婚,然後然後要麽嫁给赵克,要麽就孤独终老吧!

    周仲文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把贺时雨搂进怀里狂吻起来。贺时雨惊叫一声,拼命挣扎,但周仲文的双臂牢牢困住了她,根本挣脱不开。

    “不要表哥不要”她的哀求却更激起了周仲文的兽欲,多少次他幻想着美貌的表妹偷偷手淫,第一次的性幻想物件也是她,却碍于她已经许了人而不得不强自压抑,只能在朱玉蕊那贱妇身上发泄。

    他的一只手已经拉开了贺时雨的衣衫,揉着她坚挺圆润的乳房,贺时雨又羞又急,被他逼出了眼泪,情急之下高声呼喊:“黑势,黑势!救救我!”

    话音刚落,周仲文便被一只大手领起来,往脸上狠狠捣了一拳,乾脆俐落地被扔到了水里。

    贺时雨捂住面孔,大哭不已,却没注意自己的肚兜已经露出来了,一双雪乳隐约可见,衫子半开半合,挂在白嫩的肩头上。

    黑势收回目光,粗声粗气道:“别哭了,以後我就陪你左右,必不让别的男人近你的身!”

    那周仲文扑腾了几下,还想往那边游过去,黑势冷冷看向他,那眼神里是真的有凛冽的杀意,仿佛他不过是个蚂蚁,一捏就死了。周仲文抖了一下,还是往另外一边上了岸,心中暗恨,心道必须赶紧回家说动父母,早日来提亲才是。至於那傻大个,走着瞧吧!

    贺时雨的哭声渐渐止住了,她小声道:“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他毕竟是我母亲的亲戚”

    黑势道:“这是自然,若是他下次再动手动脚,看我不要了他狗命!”

    贺时雨点点头,掩好淩乱地衣衫,眼里还带着泪光,道:“我们回去吧,以後他要再来,我也必是不见的了。”

    黑势突然问:“你的未婚夫失踪了,你一点都不难受?”

    贺时雨望着远方,出了一会儿神,轻声又坚定地道:“我也希望他平安归来,但但我们是有缘无分,我,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她没有注意到,黑势的眼神变了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