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妹在淫窟被老少爷们轮奸

  她悠悠醒来,整个人还迷迷糊糊地,感觉身下一震一震得很奇怪,只觉得身上燥热无比,两腿之间那难以启齿的地方痒痒得,彷佛有蚂蚁在爬。更多

    她睁开眼睛,意外地看见一张陌生的脸,她叫了一声,却因为浑身无力更像呻吟,那人退远了一点,她发现那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模样,唇红齿白,生得极为俊俏。只是他眼神涣散,脸上通红,显然也是被下了药。

    贺时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极大的高榻上,这榻上还有四对年轻的男男女女,离她最近的一对正干得热火朝天,少女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趴着,後面男人肤色黝黑,肌肉虯结,紫红色的巨屌和少女的小臂一样粗细,在她两腿之间毫不怜惜地进进出出,惹得那少女淫叫连连,一对白色的娇小乳房垂下,随着节奏一抖一抖。

    而更可怕的是,榻的上方围着一圈人,都穿着黑衣,带着银色面具,从上往下地窥视着他们,眼里闪着诡异的光,彷佛在围观什麽珍奇动物。

    那少年被性慾煎熬着,又扑上前去,粗暴地扯开她的衣襟,吸着她一边奶子,用手揉着另外一边,一波波快感立刻袭击了贺时晴,她虽然才十三岁,一对奶子和她母亲一样,已经发育得非常好了,更兼继承了朱玉蕊牛奶般的肌肤,看脸只是个清秀佳人,然而一脱衣服,露出那已经沉甸甸的胸和纤细的腰,圆润的小屁股,立刻能激起男人最原始的兽慾。

    突然有一个女人大声浪叫起来:“嗯哈奴家憋不住了好哥哥,好哥哥操得再猛些啊”

    贺时晴勉强侧头看去,一个丰满的女人被以小孩把尿的姿态打开双腿,身後的男人不断耸动着,她尖叫一声,尿道溅出一道黄黄的液体,淅淅沥沥不绝,上面的一群面具人立刻欢呼起来,竟然还从手中扔下银子,落在他们周围:“真带劲!干尿她!”

    那男人愈发兴奋,一边拍打她肥大的屁股,一边骂:“操死你这头母猪骚母猪”

    “嗯嗯好哥哥操死母猪奴家是骚母猪”

    贺时晴的阴道已经泥泞不堪,她迷迷糊糊想,朱玉蕊那个荡妇三天不和男人上床就忍不住,可见这是一件极快活的事既然她可以,我凭什麽不可以

    那少年已经顺着她的双乳往下舔吸,一路扯开了她的衫子,在她的肚脐处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贺时晴惊喘连连,再也顾不得羞耻,解开了裙带,将裙子摊开,露出雪白的两条长腿,她的阴毛才刚刚长出来一点点,下体还是小女孩粉色的模样,她分开自己的腿,完全凭本能在那少年身上蹭着:

    “小哥哥,小哥哥摸摸这里”

    那少年彷佛不太明白是怎麽回事,他一低头,乾脆舔起了贺时晴阴部流出的淫水,他高挺的鼻子正好顶着贺时晴的阴核,随着他的动作一拱一拱,贺时晴说不出话来,全身像过了电一般,只有啊啊尖叫不停,阴道内媚肉一伸一缩。

    快感积累到一个极限,她突然觉得阴部一酸,一股温热的水涌了出来,那少年一下抱住她的屁股,将她两条腿扛在肩膀,大口大口舔喝起来。

    “嗯不对”贺时晴全身酸软无力,如同泡在热水中,但阴道深处却传来不满足感,她也不知道该怎麽办,只有扭动胯部,不断喂给那少年自己流出的水。

    那少年突然被掰着肩膀,推了出去,贺时晴抬头看去,是刚才干那丰满女人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已年过三十,古铜肤色,八块腹肌油量,完全是成熟男子的身体。贺时晴的目光落下去,他胯下垂着一根六七寸长的粗黑凶器,半勃起着,整根东西彷佛刚从那女人的阴道里拔出来,水淋淋的,龟头上还带着一丝白浊。

    “小屁孩一边去,爷爷来教你怎麽干女人。”那汉子粗暴道,抓住自己的鸡巴撸动几下,那鸡巴立刻高高翘起,涨大到一个可怕的尺寸。

    “呜大叔饶了我吧会坏的饶了我吧”贺时晴呜咽着,企图蜷起身子,但那大汉一把扯开她两条纤细的腿,笑道:“妈的,小逼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操,爷爷干得你哭爹喊娘!”

    说完不管不顾地往里捅去,贺时晴觉得疼,哭叫起来,那大龟头缓缓撑开她娇嫩的阴道,突然彷佛碰到了一些阻力。

    那大汉大笑起来:“操,还是个雏儿!小逼吸得真紧!真爽!爷爷给你开苞!”四周的黑衣人也一片哄笑叫好,纷纷扔下银钱,一时稀里哗啦地落在贺时晴身边。

    那大汉一鼓作气一用力,贺时晴尖叫一声,下身渗出了血,她流着泪拼命蹬着两条细腿:“不要大叔不要”

    大汉蒲扇大的手掌揉捏着她圆润的小屁股,笑道:“等你嚐了滋味你就明白了!”说着再不管她,深深浅浅地抽插起来。

    贺时晴起初因为痛,哭叫着,渐渐地那叫声似乎变了味,突然那大龟头戳到了一个地方,贺时晴全身如同过电一般颤抖起来。

    “好舒服啊啊好舒服”

    大汉见她得了趣,便大操大干起来,抓住她的腿往上提,鸡巴次次顶到她的花心,贺时晴被干得双目失神,嘴角流出口水,只知道叫得又骚又媚:“晴儿还要嗯哈大叔好厉害好好疼疼晴儿”

    那美少年在旁边呆呆的,彷佛有些失落,贺时晴向他伸出手:“小哥哥嗯你过来”那少年依言过去,他勃起的阴茎早就把裤子撑起来了,贺时晴伸出手解开他的裤子,一根粉色的鸡巴跳了出来,并不像大汉那样粗陋可怕,是一副没长成的样子。

    贺时晴握住那根鲜嫩的鸡巴,微微张开了红艳的小嘴,伸出舌尖舔了一舔:“嗯咸咸的”

    那大汉看她浑身发热,面颊绯红,美目盈盈如含着一汪水,便知道她天生的骚劲儿已经完全被干出来了,骂道:“你这天生的小骚货,小小年纪就那麽骚,长大了有鸡巴的就能干你!”

    贺时晴吞吃着少年的阴茎,嘴里含含糊糊道:“嗯鸡巴好吃嗯”她的身子随着大汉的操乾一动一动地,正好吞吐着少年的阴茎,那少年也是第一次,忍不住呻吟起来,伸出手捏她粉色的乳头。

    大汉提着她一条腿,就着阴茎还在她身体里,将她翻了一个身,从後面乾她,她趴着,继续给少年口交。

    不一时,那少年喊了一声,一泡精液全部射在了她嘴里,贺时晴来不及吞吃,顺着嘴角流到了外面,大汉也狂叫一声,在她阴道里泄了。

    “嗯好棒下面也吃到了上面也吃到了”贺时晴伸出舌尖,舔着艳红的嘴唇,她的情态很快引来了其他男人,她笑了笑,顺从地掰开自己的腿,上面的银钱雪一般落在她周围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