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妹不甘寂寞,踏入淫窟

  丫鬟出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贺家二小姐贺时晴,贺时晴方才便来了,站在院子口都能听见母亲和表哥做爱时的尖叫,见自己女儿倒是没有时间,她没再说什麽,冷笑一声走了。更多

    原本她是想来知会母亲一声,想上街看看满春阁最近又出了什麽新式的胭脂水粉。她虽然是庶出,出门该有的仪仗还是一样都不少的。但既然朱玉蕊不理她,她便赌着一口气,自己一个人也要上街。

    她悄悄溜出了後门,却正好遇到欲乘轿偷偷离开的周仲文,顿时两人都有一点尴尬,周仲文也素来不是很喜欢这个庶妹,呵斥道:“你出来做什麽!大家小姐抛头露面像什麽话!”

    贺时晴在心里冷笑,你怎麽不看看你自己做的事,有什麽资格说我,真不要脸。周仲文看她神气,多半是知道自己和朱姨娘的事,她十三岁,也通人事了,一时有些心虚,少不得贿赂她一番,便道:“你想要什麽吃的玩的,表哥给你买回来。”

    贺时晴不依不饶道:“我就要去四方街。”四方街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连通几个大集市,周仲文心中暗骂她会找事,也只好带上了她,未几便到了四方街,板着脸道:“你看中什麽,尽管和我说,但不许离开我视线之外。”

    贺时晴漫不经心地答应了,随便进了一家首饰铺子,周仲文不愿意一同进去,找了个路边地方停下轿子等着,突然一个皂衣仆人气喘吁吁地穿过人群向他跑来:“少爷,少爷!”正是他的书僮伺墨。

    及至面前,伺墨面带喜色:“好消息啊少爷!那汶山郡王”他悄悄凑到周仲文耳边:“兵败失踪了!”

    周仲文如遭晴天霹雳,心中立刻涌起狂喜,早把贺时晴忘了个乾净,连连道:“快去贺府!快去!”

    贺时晴走出来时,周仲文早就不见了身影,她骂了一句,决定自己回去。谁知道刚拐进一个僻静的巷子,便失去了知觉。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