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小姑妈通一通产道(H 姑侄乱伦,操孕妇)

  贺时雨自从遭逢惨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之後,京城固然有无数人扼腕叹息这样绝色美人的凋零:好好一个姑娘家毁了清白,皇家还会让她入门吗!只怕郡王一凯旋归来便要退婚了。更多

    贺夫人所受的残酷折磨更是大街小巷老少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但有人欢喜有人忧,在贺府的一间偏院中,不仅没有人伤心,反而还越过越惬意了。

    一个丫鬟掀开帘子,朝着里屋道:“奶奶,表少爷来了。”

    一个美艳少妇坐在床沿,穿着水红色衫子,衣襟大开,抱着一个婴儿,肚兜解开了一半,正露出一只如雪捏一般又大又圆的奶子喂奶,正是贺老爷的姨娘朱玉蕊。她在贺家也有些年头了,早年生过一个女儿,日盼夜盼终於又生了个儿子。

    朱玉蕊一听表少爷来了,奶也不喂了,将那婴儿往丫鬟手中一塞,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向前厅走去。

    那表少爷姓周名仲文,是贺时雨大舅舅的儿子,周家世代把着皇商的差事,还曾经出过几个当官的,又有权又有钱,在京城里是很了不得的尊贵人家。

    那周仲文不过十九岁,生的面容英俊,身材挺拔,气质超群,任谁都要夸一句翩翩公子。他自小和贺时雨亲厚,时常来往贺府,虽然年纪大了,男女有别,但贺夫人还在的时候,他藉着看姑姑的名义,出入贺府也畅通无阻。

    这样的一口小鲜肉,朱玉蕊自然也看进了眼里,那鲜嫩的肉体她早就想嚐一嚐了,终於在去年元宵节把周仲文灌醉,得偿所愿。

    那次她才发现周仲文还是个童男子,那根鸡巴又粗又嫩,龟头还是粉色,一看就没有操过女人。朱玉蕊心头喜爱,不禁又嘬又舔,让周仲文呻吟不断,那物早就高高翘起,竟然有六七寸长。

    朱玉蕊立刻掀开裙子坐了上去,起起伏伏,淫叫不断,高氵朝了两三次,周仲文才泄了出来。朱玉蕊得了这麽一个宝贝,不禁把他强健又年轻的身体都好好爱抚一遍,才满足睡去。

    周仲文第二天赤身裸体地在自己姑父的姨娘被窝里醒来,才发现大事不好。但这种事情说出去,他自己也得吃不了兜着走,便只好忍了这口气。

    朱玉蕊却不甘心只吃一次,三番几次地撩拨,周仲文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眼前有一个又骚又浪的美艳少妇,怎麽按捺得住,一来二去两人勾搭成奸,已经一年了。

    这一年里贺老爷外放做官,一年也就回京述职一个月,贺夫人又是万事不管只顾念经,两人越来越大胆起来,朱玉蕊从怀孕到生子,性事都没有停过。周仲文一边道:“帮小姑妈通一通产道。”一边抱着她操干,玉蕊佯装发怒道:“没大没小嗯啊肚子里的是你弟弟”

    周仲文笑道:“说不定又是个妹妹,同小姑妈一样水多奶又大。”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