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年轻英俊的侠客所救

  贺时雨跌跌碰碰地倒挂在土匪甲的肩头,双目无神,四肢垂悬,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更多

    “  若不是大王早听说这京城第一尤物的大名,特意叮嘱我们兄弟留着她进贡,啧啧。。。”

    “老子早就把她的小骚逼干开花了!”

    “  她的屁眼可是爷爷要先尝的。。。霍霍。。。又嫩又紧的小屁眼,来吞爷的大鸡巴。。。想想都他妈夹得慌!”

    “  呦,她老娘往你身上喷的屎尿还没干呢,你就想着小屁眼啦?”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匪一边大声谈笑,一边往大山深处进发。

    眼瞧着夕阳西下,山色渐渐暗下来,这一群土匪高唱凯歌,为着此一番奸淫掳掠得意非凡,不仅抢到金银珠宝,轮奸了高高在上的贵妇人和一干鲜嫩多汁的年轻丫鬟,更是抓到了京城传说中的第一美人贺府千金贺时雨。话说这贺时雨,自从13岁时参加公主的寿宴时惊艳全场,便一直被传得神乎其神,要不是她小时候就跟汶山郡王方相霖定了娃娃亲,来求亲的达官显贵还不得踏破门槛。

    这一次洗劫赫赫有名的富商贺家,不可不说日後极有可能付出代价。然而山大王乌雕号听闻贺家小姐也会途径这里,便无论如何也按捺不住,一定要把传说中的京城第一美人抢到手不可。

    众匪一边哄笑,一边猜想山大王会怎麽强奸这娇滴滴水灵灵的美娇娘,也不知能不能当众行淫,让大家一饱眼福,更有甚者指望大王干完了,能把这美娇娘也分给众人干一干,光是想和说,一众人就已经硬了大半,个个顶着山丘一样的裤裆走路。

    也正是众匪得意忘形,放松警惕,很快,他们的狗命就到了尽头。

    一轮弯月挂上树梢,山间有清风拂过,众匪火把皆是一闪。

    火光一闪,一个清瘦的黑影电光火石般掠过,只听得锐器破空,一连串踏步声,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  哧!  哧!哧!”  仿佛有什麽东西从体腔里嗞射出来。

    众匪睁大双目,张着大嘴发不出声,一个个眼珠好似要迸出眼眶。只见他们的脖子上凭空延伸出一条红线。。。

    几个匪徒试图动了动身体,那条红线骤然炸开,鲜血好似喷泉般冲出来,一时间空气中炸开一片片雪舞,匪徒们徒劳地手脚在空中划了几下,便接二连三地倒地,血尽而亡。他们双目圆睁,死不瞑目,到最後一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麽。

    转眼间只剩下扛着贺时雨的土匪甲,土匪甲整头整脸都被冷汗浸湿,他颤颤巍巍地伸出空闲的左手,摸了摸脖子上细细的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一边用五个手指捏住那条线,一边迈开脚步,试图离开这里,无奈他每动一步,便感到头颈又错位了一分,终於他承受不住恐惧,迈开步子跑起来,跑出没有三步远,巨大的血压便冲破头颈,他整个头飞了出去,没头的身子跑出七八步远,才栽倒在地。

    贺时雨也随着土匪甲的无头身栽倒在地。她睁大眼睛,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无法反应。视野中一个身影越走越近,背着月光看不清脸,一双大手轻柔地,稳稳地将她抱起。

    “  已经太迟了。不过还好,至少救下了你。”  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贺时雨渐渐回过神来,一双美目迎向那人的脸庞。她看见了一张乾净削瘦的脸,是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他看似有些冷漠,紮着整洁的发辫,一些发丝随风飘散,拂在贺时雨的脸上。

    青年男子走回惨案发生的地方,找回了一匹惊马,将惊马拴在被土匪遗弃的贺家马车上,这才把贺时雨轻轻抱进马车里。

    男子赶车下山,马蹄声嗒嗒,将这座沾满血泪的山渐渐甩在身後。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