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母亲被悍匪轮奸(高H)

 “  小姐,洗澡水凉了没?  要不要加点热的?”  丫鬟朝着里屋喊道。龙腾网

    贺时雨一惊,可算回过神来,连忙答道:“  不用了!”  走廊里响起丫鬟离去的小碎步声,贺时雨暗暗松一口气。自从去年那桩惨案之後,贺时雨再不让人近身服侍,触碰自己的身体。哪怕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丫鬟,一旦靠近,也没来由叫她想起那些血腥的画面来。

    去年母亲带着她,还有一众仆从,前往娘家探亲,本来贺时雨沉浸在即将见到外祖的喜悦之中,谁想天降横祸,被雇来的向导引进土匪的地盘,一行人在大山里被土匪劫掠一空,男丁没有还手之力,全被屠杀,女眷更是凄惨,尽数被轮奸致死,可怜贺夫人,贺时雨的母亲,年轻时的江南第一美人,当着贺时雨的面儿被数人轮奸,受尽痛苦而死。

    彼时贺时雨只有14岁,眼睁睁看着七八个匪徒围住母亲,撕烂母亲的衫裙,将母亲扔在草地上,一张张粗糙黝黑的大掌,七上八下地揉捏母亲的雪白的乳房,屁股。母亲在她心中向来端庄持重,如今被连扇几个耳光,披头散发,嘴角涔涔渗血,两眼失焦,神智渐失,贺时雨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她整个人僵住,手脚麻痹,连喊都喊不出来。

    贺夫人不过三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熟透了的年纪,贵重的丝绸衫裙下是白白嫩嫩的奶子和圆润肥大的屁股,她拼命反抗,鬓发散乱,脸色潮红,却被一个土匪从上方死死摁住了双手,另有一悍匪摁住她两条腿,扯开来,整个人成一个大字型。

    只见土匪甲扯下裤带,一根黑油油,臭烘烘的男根从浓密的黑毛里弹出来,他大手握住,嘶声大笑,“  这婆娘一张小口那麽嫩,也不知吞不吞得下爷的大屌!来来来,吞不下也得吞!”

    说罢,便像个青蛙一样蹲下去,一寸寸,一许许将自己的大屌硬塞进贺夫人的樱桃小口中,“  呜!呜”  贺夫人顿时双眼激凸,无法进气出气,她的小嘴哪儿装得下胳膊粗的大屌?只见口角都挣裂了。那土匪甲毫不怜惜,大骂一句:“  他奶奶的真紧!”  便抓起贺夫人的发髻,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地摆弄贺夫人的头颅,那黑油油的大屌在贺夫人口中进进出出,贺夫人面颊青紫,涕泪横流,那匪徒甲却愈发手重,大呼过瘾。

    其他匪徒见状,哪里还忍得住?人人裆前都鼓起一座山来。当下纷纷解带脱裤,一具具青筋暴突的男根纷纷弹出来,有几个人为争先上,还打起来,几拳定输赢,一下子又有两个占了上风的匪徒便扑上去,要插贺夫人的阴户。

    “  放,放过我娘!放过我娘!要金要银,我们贺家,呜呜呜呜呜。。。。”  贺时雨已哭得浑身打抖,她细弱的声音根本盖不住土匪的奸杀调笑。

    “  小姑娘,我们兄弟惯居山野,茹毛饮血,一辈子也碰不见这种细皮嫩肉的豪门贵妇!达官贵人操得,我们下等人操不得,只能操那些母牛一样的村妇!今个儿我们怎能不尝尝这贵妇人的淫水淫穴是什麽味道!”

    “  别急,现在你娘尝尝我们兄弟的大屌,等一下把你送给我们大王,叫你知道男人的好处!  我们大王保证干得你逼水横流,淫声浪语地叫爸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小姑娘,学着点儿,女人上下有三个洞可以干,你要是想不出来哪三个洞,好好看着,爷爷们现身教你,你晚上见了大王就用得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班土匪忽地个个兴奋起来,之前逼迫贺夫人口交的土匪甲翻身躺倒草地上,大呼:“  把这娘们放爷爷身上,叫她坐!”

    “  坐!坐!”土匪们围成一圈,大声起哄,土匪乙架住贺夫人,土匪丙撕开贺夫人的两腿,让她阴户大敞,两人合力将贺夫人的阴户对准土匪甲的大屌往下压。

    “  啊!!!!”  贺夫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她遭受毒打折磨,阴户干得不行,此时哪儿吞得下去,土匪甲吐了几口口水在手上,又握住自己的男根搓弄几下,抓住贺夫人的腰往下猛地一惯,自己再一挺腰身,一根手臂粗的大屌尽根没入,在贺夫人雪白的小腹上硬生生捅出一个形状来。

    “  哈哈!好!”  众匪起哄。

    “  小姑娘,这是第一个洞,你看好,下面是第二个。”  土匪乙淫笑道,摁住贺夫人的背,把她的上半身压下去,屁股撅起来。贺夫人红彤彤的阴户里插着黑色的大屌,颤颤发抖,仿佛承受不住那惊人的尺寸。

    土匪乙照样呸了一口口水在自己的巨根上,他双膝跪地,用硕大的龟头抵住贺夫人紧闭的屁眼,摩挲一番,原本几乎昏死过去的贺夫人忽然双目圆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  双臂乱舞,也不知如何爆发出这样的邪劲,几个土匪上前才抓住她。

    “  你们不是人!不是人!”  贺夫人大喊。

    “  就是这个劲儿,夹得爷爷好快活!”  土匪甲大笑。

    土匪乙挺直大屌,将龟头挤进贺夫人屁眼的褶皱里,才进了一个龟头,贺夫人就几乎晕死过去,四肢都开始抽搐。

    “  抖得好,给爷爷就这麽抖下去。“  土匪乙抓住贺夫人的屁股,往後一拽,另一根胳膊粗的大屌也尽根没入,只见贺夫人双眼翻白,一张嘴已喊不出声。

    “最後一个洞,看好了。”  土匪丙也毫不含糊,一挺身将自己的大屌塞进贺夫人的口中。

    三个土匪在众匪的哄笑和叫好声中一齐动起来。

    只见贺夫人三个入口,都被男人的巨根撑得几乎裂开,三根充血的棍子进进出出,顿时显得贺夫人身躯娇小,这麽小的一具身子,如何容得三根巨物捅进捅出,贺夫人进气少出气多,四肢渐渐松软,她这一放松,更方便三个土匪干她,“  啊。。。这屁眼可真紧,女人全身上下,老子最爱干的就是屁眼。。。”  土匪乙一边干一边大肆炫耀,另外两个土匪不满他占上风,立刻发疯似地加速猛干,贺夫人雪白的身子上下翻飞,只见三个黑乎乎的巨物进进出出,看得周围土匪哪里忍得住,有的给自己猛撸,有的乾脆撇下这里,加入了其他土匪轮奸丫鬟们的阵营。

    眼看着三个土匪各个都要射了,却心存了较劲的念头,谁也不肯先射,三个人双目圆瞪,各自死撑,却没留意贺夫人气息乍停,双眼一翻,四肢猛地一震抽搐,三土匪被这麽剧烈地一夹,纷纷大吼一声,射了出来,三股浑浊的浓精尽数喷射进贺夫人的体内,贺夫人却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筏一般,从阴户,屁眼,口腔里,喷射出三股黄黄白白的液体,液体压力之大竟然将三根阳具喷了出来。顿时三个土匪被呕吐物,屎尿和自己的精液喷了个全身。

    众匪一时没回过神来,只有贺时雨满脸是泪,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如一滩烂泥般侧身倒地,倒在浊臭逼人的排泄物和精液之中,没了气息。

    她的母亲,就这样被活活轮奸致死了。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