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浪漫母子恋(母亲的爱)

 玛丽小心翼翼的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听着潺潺的水流声,寻找着水源。小径两旁不时伸出来的树枝的枝杈,弄得她边找还要躲闪它们,但这并没影响她的心情,反而听着渐大的流水声,心情更兴奋和喜悦,她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个澡了。

  在她的内衣外仅仅罩着一件齐膝的睡袍,手里拎着一个小塑胶袋,里面装的是她準备换洗的乾净衣物。

  她是和她十九岁的儿子马修一起来到这树木茂盛的露营地。

  自从五年前,她的丈夫在一次海外出差途中,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时起,每年在马修放假期间,母子俩都要来这参加露营。玛丽年纪轻轻四十岁就守寡,一个人将她的儿子抚养长大。她还有一个大女儿梅格不在身边,在外上大学,剩下玛丽一个人照料这个家。

  在一家人刚从死夫、离父痛苦的心情中有所缓和时,马修对他的妈妈讲,他将会照顾她,并且他真的按他的话去做,他是一个乖儿子,儘可能的将家务都揽在身上,并且承担起一些以前他父亲经常做的日常事情。玛丽非常宠爱她的儿子,并且也非常的崇拜他。他们彼此依靠,相互间支持和鼓励,在他们母子俩之间的爱,是任何其他母子都不及。

  在玛丽回忆过去五年和她儿子种种的事情时,不自觉的她离水源已经不远。

  透过浓密的枝叶,她能够看见水面闪着粼粼波光,但是水源离她还有不到一百英呎的距离。当她弯身绕过一棵非常巨大的树时,擡头眼前一片空旷,望眼过去溪水轻潺的流淌着。

  玛丽站立在那,欣赏起眼前的美景,水面上倒影着天空的云彩和堤岸两边茂盛的树木。她正打算继续前进时,她注意到水里有个男人,他刚从水里出来正弯腰够向毛巾。起初她没在意他是谁,突然意识到,这个人不是她的儿子马修吗!

  玛丽注视着他为自己擦身子。他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没放过,当他猛烈的擦拭他的胯部时,她露出难以置信惊讶的目光。她不敢相信他的阴茎被毛巾擦拭会变得如此大。它立刻变得硬邦邦的戳挺在他的小腹上。

  她突然感觉到很内疚,她怎幺能这幺看她的儿子呢,随后继续走向水源。她知道他并没发现她,因为浓密的树枝能很好的遮挡住她,并且他一心一意的擦拭着他自己的身体,直到他擦完擡头,才看见她正朝他走来。

  马修仰头,并面带微笑看着他的妈妈沿着小路走下来。

  「早啊,妈妈。睡的还好吗?」他拾起他的毛巾,迎向她走去开口询问道。

  玛丽只是点下头,瞅瞅她儿子瘦弱而苗条的身体。他穿上他的短裤和圆领T恤,然后用毛巾不停的擦他的头髮。马修上前给她一拥抱,并且亲吻下她的脸颊。玛丽吻下他的额头,转身找个地方放下她的塑胶袋。

  「水感觉怎幺样,马修?」

  「哦,非常棒啊!感觉好爽!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但是你想好好的享受的话,你一定要脱光衣服。」

  「你在旁边,才不呢。」

  「那好,妈妈,我明白。我正打算回小屋去呢,但是我建议你最好脱光泡在里面。」

  「我会试试的。」

  「那好,我走了,一会儿见。不要洗太长了。我们必须在八点赶到餐厅。你还有三十分钟。」

  「好了,快走吧。」

  马修哈哈一笑,看他妈妈坐立不安,面带羞红,一定在想像着赤裸的浸泡在水中的情景。他转过身,沿着小路按原路返回。「你知道吗,妈妈。你不要有什幺担心。你非常的漂亮。」他挥舞着手说道,消失在树林间。

  到达餐厅就坐后,马修凑近他妈妈的耳边,非常低的声音询问道:「做了吗?妈妈?」

  她开始听得很茫然,不知所云,立刻她会意到他在问什幺,对他微微一笑,说:「嗯,马修。你说的对。清爽的溪水擦着肌肤流过的感觉非常爽。我人都精神了。谢谢你的鬼主意。」

  马修笑颜逐开。他看向他的妈妈。

  她面色容光焕发。四十五岁的她看起来不超过三十五。她经常的锻鍊,以使得她苗条而富于曲线的身材得以保持至今,并且还有一点,儘管生过两个孩子,她的乳房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她身高跟她的儿子差不多,差点就六英呎了。正因为她的身高,她原本非常大的乳房看起来并不是太大,而是恰恰好。玛丽是一个活泼的女人,总是充满精神和活力,并且长得非常非常的漂亮。马修以她为荣。

  「你看起来太漂亮了,妈妈。」

  「谢谢,亲爱的。你也非常的英俊。今天有什幺打算?」

  马修跟她讲,早餐后先是徒步爬山,然后是一些户外游戏,接着就是吃午餐和睡午觉。如果这样晴朗阳光充足的天气能够持续到晚上的话,大家还打算来个篝火晚会。

  玛丽倾听着她儿子讲话,看着他在那比比画画,并对户外活动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为之感染。玛丽注视着他喜悦说笑的面孔,先前他从水里出来的情景不自觉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玛丽回忆起他尚幼的身体,当他勃起的阴茎从他金色的阴毛中直直戳出的景象浮现时,她咬下她的嘴唇,将她自己拉回到现实。她看向他,他金色的头髮,窄窄的下巴,挺直的鼻樑。

  像她以前一样,最后她的目光回到他非常迷人的深蓝色眼睛上。他非常英俊,并且现在长大成人,他继承了他的父亲一脸刚强的外表。她经常的想念她的丈夫,但是现在她将她的心思完全放在她的儿子身上。他是任何一位母亲都想拥有的,世上最好的儿子。她非常的骄傲能有这幺样的一个儿子。

  她回想到过去,当他从高中毕业时,他拒绝了所有大学校的邀请,甚至还有答应给他提供奖学金,就因为他不想远离他母亲。他非常的爱她,就在他的父亲突然去世之后,他下定决心决不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她知道她的儿子放弃那些好学校是因为她,她心存感激。现在他在他家附近的一所大学上学,上大二。马修非常受教授喜爱,特别是女同学。但是他与那些女生保持距离,不想受到任何事情的影响,使得他从他的学业和他的母亲分心。

  玛丽轻轻的拍下他的手,说:「你要去哪组?」

  「我没定呢,妈妈。你呢?你想爬山去吗?」

  「我也没决定呢。」

  「那咱俩一组。我喜欢和你一起爬山。」

  「好的。那我们出去找个组去。我还要準备一下。你想我穿短裤,还是现在这身牛仔裤?」

  「什幺都好,妈妈。你穿什幺都非常漂亮。」

  玛丽喜悦得笑出声。她知道这是真的,但是她喜欢它从她的儿子口中说出。

  她知道他只不过是敬爱她,很骄傲他能有这幺一个漂亮的妈妈。她也知道他还跟孩子似的,非常的天真,想想他已经十九岁了。

  她站起身,说:「那好,马修。我要回木屋。你找个组然后接我。我想我还是换上短裤和你爸爸的衬衣。这样非常轻便。」

  「太棒了,妈妈。我们要出发时我去找你。我想先去告诉其他一些孩子。」

  他亲吻下她的脸颊,转身离开。

  爬山并不轻鬆,还是相当冒险的。马修一直在他妈妈的左右,帮助她通过那些狭窄难过的地方,有几次几乎就在山坡边上。他们徒步沿着小路,旁边就是小溪,最后他们停下来吃午餐的地点几乎就在马修和玛丽今天早上洗澡的地方。

  马修挨在他妈妈的身边坐下说:「这真是个好地方,是不是,妈妈?没有人能够看见你的,除非他们来到你头顶上。我非常喜欢这隐蔽的地方。你很喜欢裸泳吗?明天你还这样吗?」

  「可能吧。有多少人知道这地方?」

  「哦,大家都知道。但是我们的木屋离这最近,所以我能够一大早来到这,这里就只我一个人。如果你想裸泳,或者光着身子泡在里面都可以,这不会有人来,所以不用担心。那感觉太棒了!你应该试一试,妈妈。」

  「我不知道。有人突然出现,那真糗死了。」

  「我们早早就来怎幺样,妈妈?没人会在七点之前起来的。我们六点就到这,这样我们有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怎幺样,妈妈?」

  「那幺早,水不凉吗?」

  「不太凉。这条小溪来自上游几英里的一个温泉。所以水反有点暖和。去年的那个印第安嚮导告诉我们,这水里含有丰富的医药成分,并且能治皮肤病。他说印第安人常年用这水洗澡,并且医学家用这水做药。它对我们很有好处的,妈妈。这样行吗?」

  「让我想想,儿子。」

  「你没把握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是不是?」马修问道。

  玛丽不知道该如何答覆他。他一直很直接和坦诚,想到什幺就说什幺。他是一个单纯天真的年轻人,这是她欣赏她儿子的一个品质。所以她知道他不希望拐弯抹角,直接回答他。

  「我想是的,儿子。我不知道这会是一个好主意。」

  「是的,但是我想你同意,妈妈。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前经常看我光着身子。

  并且坦白说,我并不认为你有什幺害羞的。你的身材非常的棒,妈妈。你应该骄傲啊。」

  「不是这回事,亲爱的。当然,我很欣赏我自己的身材。但是你现在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已经长大,是男人了。你在我面前光着身子没什幺,并不代表我可以在你面前也光着身子。我是你的妈妈。」

  「好了,我不逼你了。但这真没什幺大不了的。我不是没见过赤裸的女人,我在杂誌上看过照片。」

  他们站起身,朝他们住的木屋返回。在去餐厅吃午餐的路上,玛丽什幺没说。她不知道她是否能控制住看她儿子赤裸身体时的情感和反应。她很震惊在今天早晨注视她儿子赤裸的身体,使得她有点反应。她感觉到她的乳头有点变硬,她的两腿间有刺痒的感觉。她知道这并不是好预兆,所以她不想再面对此情景。

  马修非常的体谅他的妈妈。他能够理解她为什幺拒绝他,她不想他看见她赤裸的身体。他看见过她苗条而富于曲线的身体许多次,清楚知道她的肌肤光滑而有弹性,身材婀娜多姿。

  对着这样的女人他经常有反应,尤其是在她的月经期间,她的身体散发着强烈的雌性气味。他发现他会因这变得更加兴奋,还有她那帖服着丝滑睡衣的身体。他知道她像他一样,睡觉时不穿内衣。只要早上经过她的卧室,不是她的胸部,就是她的臀部暴露在外面。

  他经常被她的身体吸引,但是他从没对她有过任何色情的幻想。她是他的妈妈,那只是儿子对母亲的爱意。他喜欢拥抱她,亲吻她,喜欢体会她柔软温香身体的感觉。

  二

  第二天清晨,玛丽很早就醒来,躺在床上思索她儿子先前对她的请求。她发觉没那幺为难了,这算不了什幺事情啊。同时她心里也很清楚她并不是很自信,她真的能够把握住突发而出的事情吗。最后她确定他们之间不会发生什幺事情,因为他根本都不去考虑那种事情,我更不该担心。她感觉信心足了,她会全身而退。

  马修很早就醒来,并看了看睡在他旁边的母亲。她好像睡的很熟。他很失望,抓起他的衣服和牙具出了小木屋。玛丽听到他将房门关上,也爬起床。她知道马修这幺早出去是去了那条小溪。她想给她儿子个惊喜。她赶紧收拾好她东西,出屋去追赶他。

  他来到小溪旁,脱光他衣服跳进到水中。当他头露出水面甩头髮上的水时,看见他的妈妈正朝他走来。他朝她挥了挥手臂叫道,「妈妈,这水非常暖和。」

  玛丽放下她的塑胶口袋,动手脱她的睡衣,心里有点战战兢兢的。而马修注视着她,眼神逐渐变得癡迷,他妈妈曲线婀娜多姿的身体,慢慢的展现在他的面前。玛丽除去她的睡衣看向她的儿子。她仅身着着内衣,站在离他只有几步远的岸边上。她看见他盯看她丰满的乳房和她那纤细的腰身。

  这时,他面向她,温柔的说:「妈妈,你真漂亮啊!快啊,跳进来啊。水很暖和,骗你是小狗。」

  「谢谢你的讚美,宝贝。你快把脸转过去。」

  马修转身背向着她。

  玛丽乘机迅速脱掉她的内衣,好像生怕他什幺时候转过身,立刻就跃身跳进了水里。他听声扭身看去,在离他没多远的距离,她的脑袋露在水面上,左右的甩动,水滴四溅而出。水里的确非常暖和。她非常喜欢水流从她赤裸的肌肤刷过而带给她的感觉。

  马修对她微笑,说:「很棒吧,妈妈?我没有骗你吧。」

  玛丽游向他,当她靠近他时,他伸出一只手给她,说:「来,我们一起游,就围绕着这小溪。」

  两人手拉着手绕着小溪一起畅游在水面上。玛丽只是被他牵引着,跟在他身旁。这时,她看见他翻身背仰,双腿打水仰浮在水面。她能看见他双腿之间湿湿的金色阴毛,他软塌塌的阴茎耷在他平坦的小腹之上。他看见她在盯看他,便停下来。

  「来,妈妈。只这幺干咭馑肌N覀冏鲎鲞动。看你能抓到我不。」

  玛丽点下头,撒开他的手。她游泳非常好,在好多年前她上大学时,获得过许多奖项。

  母子俩就在这条小溪追逐起来,当她就要赶上他的时候,猛地扎进水底想把他翻倒。这时候马修回头看去,发现她人影全无。突然,他感觉自己被什幺拖离水面,是玛丽头扎在他两腿之间,扛着他要向上翻他。马修迅速跳开,将她的头向水里一按,马上向外游去。

  两人从水里浮出头时,几乎面对面,对此情景不禁哈哈大笑。玛丽展双臂搂住他脖子,说:「哦,儿子。这真好玩。你的泳游得真不错啊!」

  「嗯,好玩极了,妈妈。你不减当年。你游的可比我快多了。」

  玛丽亲吻下他的嘴唇,说:「谢谢。在有人来这之前,我们最好马上离开。」

  「好的,妈妈。但我想先抱抱你。这感觉好棒!」

  还没等她答覆,马修一把将他的妈妈揽在怀里,紧紧的拥抱着他。马修用力搂着她的细腰,使得俩人赤裸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玛丽感觉到他的家伙挤在她双腿之间。她感觉她的乳头为他男性的身体刺激得变硬。

  马修双手向下摸去,放在她的屁股上,她本可推开他,但她没有做。他抓着她柔软而有弹性的屁股,下身用力向前挺去,并且吻向她的嘴唇。玛丽为他意想不到的举动感到惊讶,不自觉的张开她的嘴。马修本能的将他的舌头探进她的双唇之间,像他吻其他女孩那样亲吻他的妈妈。玛丽为他的深吻不禁发出一声呻吟,抓着他的屁股紧紧的搂着。

  马修感觉他的阴茎变硬,是他们的亲密令他兴奋不己。玛丽抓住他一只手,从她的屁股拿开放在她的胸部上。马修立即将他的另一只手也佔住一乳峰,随即轻轻的抓着她坚挺的乳房,不停的揉弄起来。玛丽呻吟出声,同时突然恢复到现实。

  她猛地将他推离开,迅速的扎进了水底,想要逃离开。当她仰头潜在水底时,她能看见他勃起的阳具浮动在水中,当他开始游离开她时,它跟着轻轻的上下襬动。她克制住伸手去摸他的慾望,也游回到岸边上。他们都从水里出来,面对面的站着。这有一个令人尴尬的片刻,马修首先清了清他的嗓子打破沈静。

  「真对不起,妈妈。我不该那样吻你。」

  玛丽咽口唾沫润润她的喉咙,看着他长长的阴茎慢慢的变软,她开口说道,「不要紧,宝贝。我也应该负责任。你长得非常英俊,所有人都会被吸引。」

  她走到他的跟前,伸手将他柔软的阴茎攥握在她手中。她轻轻的攥揉着它,并且开口说道,「它非常漂亮,马修。你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

  「呀!妈妈。谢谢,」他答覆道,一手按在她令他阴茎再次变硬的手上。

  「你的手弄的真舒服,妈妈。」

  摸着他的阴茎,玛丽感觉她的乳头变硬。她咂了咂嘴,说:「我喜欢用这种方法把它弄硬了,儿子。我想体会那种硬硬的感觉。感觉好棒!」

  马修什幺也不必做。如此色情的情景足够令他的阴茎在他妈妈的手中完全的变硬和胀大到极限。她癡迷的注视着它在她的拳头中抽动而逐渐的变粗大。她将他拉的更近,爱怜的攥握它。马修看她眼神中充满着爱意,还带着强烈慾望。马修明显无意被刺激的性起,需要释放。玛丽感觉到他的迫切需求。她开口说,「走,跟妈妈再回水里去吧。」

  当俩人又回到水中时,玛丽攥住他的阴茎,并且开始慢慢的撸动起来。马修双手抓着她纤细的腰,臀部迎合着她的拳头挺动着,口中发出舒爽的呻吟声。玛丽看着他的脸,将她全身心的爱给予了她的好儿子。就在马修接近高潮的时候,他将她拽进怀里,紧紧的搂着她的身体。

  「哦,妈妈。我不行了。求你……用点力撸啊!」

  玛丽微微分开双腿,将他抽动的阴茎顶在她双腿之间。龟头顶到她的私处,马修立即睁开他的眼睛。意识到他的阴茎正顶着他妈妈的私处,他再也控制不住,发出叫喊的呻吟。

  带着强烈慾望的叫喊,他抓住她的屁股,将臀部猛地挺向她。他的阴茎插进她的双腿之间,骤然的一抽,精液喷射在她的大腿上。玛丽迅速向后退,抓住他射精的阴茎,疯狂的不停的撸动起来,帮助她儿子将他的精液全部宣洩而出。当他的睪丸在他妈妈撸动下泻空时,他虚弱的趴在她身上。他拥抱着他的妈妈,玛丽也回以拥抱,并且吻了下他的嘴唇。

  「现在感觉比先前好了吧,儿子?」

  马修只是点了点头,露出虚弱的微笑。他为这强烈的高潮,感觉有点累。他不能相信他的亲生妈妈会为自己手淫。但是他内心并没感觉到有畏缩、懊悔和厌恶。他盯看着他美丽妈妈的眼睛,说:「妈妈,这实在太爽了!我该怎幺谢你?

  我们这幺做是不是错了?」

  「不用谢,儿子。我很高兴能帮助你,宝贝。当两个人彼此的相爱时,这样做没什幺了不起的。但是咱俩现在最好马上走,要不然会被发现的。」

  「好的。咱俩赶紧离开这。」

  他俩迅速的擦乾身体,穿上衣服。在俩人返回他们小屋的小路上,遇见了一对年轻人也赶往那里。那个女孩问玛丽水暖不暖和。玛丽点头说,「非常棒!我的儿子和我玩得很开心。好玩极了。」

  三

  过了几天,露营生活结束,马修和他的妈妈返回家。母子俩谁也没有提那天在小溪里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都能感觉出那件事让俩人之间发生了变化。玛丽即懊悔但又很兴奋,她知道她和儿子之间的那种纯洁关係已不复存在,那件事在俩人之间形成了一个疙瘩。在露营地的后几天,没有再发生什幺特别的事情,妈妈和儿子都恪守母子界限。

  在接下来的几天,那次经历反覆的在她的脑海中出现,非常清晰,并且抚摩撸动他阴茎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似的,脸不经意洋溢出喜悦与幸福。

  他也回忆起他揉弄他母亲乳房时的快乐和刺激的心情。他知道她喜欢被注意,并也清楚了他父亲去世之后,她一直忍受着寂寞。他从没为她考虑过这些,但是现在他想知道他们的关係是否应该进展到那样,侵佔进他妈妈的世界里去,让她离不开他。

  马修下定决心要全心全意对他的妈妈好,儘可能使她幸福。他仍然不认为他的妈妈将会同意与他有关係,但是他却非常好奇,如果真有那天,那将会是什幺感觉。

  玛丽这方面,她为露营地的那件事情心里乱成一团。她是一个热情的女人,并且她现在还青春美豔,经常会想起以前和她丈夫的情趣事情。这五年来,她尽力克制她的慾望,什幺也不去想,带着她的两个孩子,一个人生活。突然的,她情窦初开的儿子重新点燃她的慾望,也不顾伦理道德,总是想那天小溪里发生的事情。

  玛丽仍然接受不了去诱惑她儿子的念头,但是她渴望再次用手摸他粗大抽动的阴茎,硬硬的而且很光滑,这种感觉令她既喜悦又很刺激。她不知道将会发生什幺事情,但是她真希望有一个那样的阴茎,深深的插进她燃烧着慾望的阴户。

  几个月后的一天,马修在他的房间。他趴在地毯上,正在写他的课题报告,他已经写了好几天。他一直很努力的写这个课题报告,但是今晚他被困住。这个报告有一部分他不会去写,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好。

  马修气急败坏,将笔向地上甩去。笔迸飞在房间门口。他身体后仰躺在地毯上,四仰八叉的盯看着天花板。因为空调坏还没来得及修理,所以屋里非常闷热。他上身什幺也没有穿,下身穿着一条丝质的大短裤。

  身心疲惫让马修不自觉的进入梦乡。

  玛丽下班回到家里,没有发现他。她换了一条短裙和一件T恤。因为屋很热,所以她没有戴乳罩。她来到厨房也没有人,他以前这时候都坐在餐桌旁吃小点心。她去他房里找他,看见他躺在地毯上。当她举步迈进屋的时候,「啪嚓」

  一声,她踩到马修先前扔在地上的那只笔。她猜测到他做他的作业时遇到了难题。

  她站在他的身旁,看他一脸的憔悴。她非常的心痛。她轻声的召唤他。

  他身体搅动,睁开眼睛。他发现他的妈妈站在他的身旁。他仰着头向上看,她身着内裤的胯部尽在他的眼底。他能够看见隆隆的肉丘,中间缧陷出一条缝隙,黑黑丛丛的阴毛隔着内裤隐约可见。他看向他的妈妈,看见她正微笑着看着他。

  「怎幺了,宝贝?遇到难题了?」

  马修点下头,说:「我摸不清头路,妈妈。我写不完它了。」

  玛丽跪到他身边将他拽起。她将他的头搂在她的胸上,说:「你可以写完,儿子。你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先把它放一放吧,然后再来写它。」

  马修抱住她,并且将他的脸埋进她的怀里。他感觉出她身穿的这件T恤下麵什幺也没有。他心跳开始加速。他擡起头看向她,说:「不,妈妈。没有时间了。还有两天就要交这个报告了。这真……」他话语打断,并无奈的失声痛哭起来。

  玛丽将他的头按压在她的乳房上面,并且轻拍安慰他:「好了,好了,我的宝贝。不要哭了,亲爱的。我会説明你的。你先好好放鬆放鬆。」

  她搂紧马修。他感觉她的乳房紧紧的贴着他的脸,令他有些窒息。他撩眼看了看他的妈妈。玛丽眼神中充满怜爱。马修感觉到她对他的深深爱意,他用力紧紧搂她,并且脸在她的乳房上不停腻蹭。玛丽看向他,并且看见他的短裤支撑出个小帐篷。她这样搂着令他非常兴奋。她对他微微一笑,低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马修伸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并且手指探进到T恤内,等待她反应。当他意识到她并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时,手向里伸去,摸索到她的乳房。随着一声兴奋的轻呼声,他抓住她坚挺的嫩肉并轻揉起来。玛丽深深的喘息口气息,以缓和她兴奋的心情,然后将她的手按在他手上。

  「哦……儿子。你摸得好舒服,宝贝。求你不要停!」她将他的头搂在她怀里。

  马修的脸直接贴在她的乳房上,看见她的乳头变得硬翘翘的突出着。玛丽拽起她的上衣,并且将她儿子的脸按向她兴奋泛红的乳房。马修立刻张开嘴,吸吮起她的一个乳头。他依次的吸吮和亲吻她的乳头,令她发出阵阵舒爽的呻吟。她躺到他的身边,并拥抱着他。

  「来妈妈这,宝贝。妈妈让你吸咪咪。」

  马修将他半裸的身体依偎向他的妈妈,并吸吮和抓揉起她的乳房。他发觉抚摩捏揉这坚挺的嫩肉,令他内心兴奋不己,同时他也知道这同样令她非常兴奋。

  他看向她,说:「我喜欢摸你的乳房,妈妈。它们非常有意思!我是吃它们长大的吗?」

  玛丽点下头。「是的,亲爱的。你,还有梅格。她不是太喜欢吸我的乳房,但是你却非常喜欢。你过去经常伸手去够我的乳房,想吸它们。」

  「都这幺久了,但是我现在还是很喜欢,妈妈。现在不同了,是不是?」

  「是的,亲爱的。现在比起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呵呵,更多的是色情。现在你会变得兴奋,当然我也会。」

  「这不会有什幺吧,妈妈?我还想吸会。我这样是不是令你太兴奋了?」

  「是的,亲爱的。但这没什幺。我都好几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快,再给妈妈吸!」

  「好的,但你必须教我怎幺做。我没什幺经验,妈妈。」

  「我会告诉你的,亲爱的。你只要抚摩和吸吮它们就行。用力揉,但不能太用力了。」

  「是这样吗?」马修爱抚轻揉着她的乳房问道,并且还轻轻的用力捏。他的手指捏住她硬硬的乳头轻轻碾动,他同时注视着她的面部表情。

  玛丽喘息口气,随后娇呼出一声深长的呻吟。

  「哦……天啊!我好久没这幺爽的感觉了,亲爱的。就是这样!」玛丽渴求道。

  马修坐起在她的身边,开始不停的按摩她的乳房。

  她深情的看向她的儿子,眼神中充满着爱意与慾望。她低头看向他的下身,看见他的阴茎从短裤露出点头。当她儿子不停的捏揉爱抚她的乳房的时候,令她非常的兴奋,淫水从她的密穴氾滥而出,并将她的内裤浸得湿湿的。

  她伸出手,轻柔的抚着他突起的胯部。马修呻吟而出,并且微微的动了动他的身体。他勃起的阴茎一下子从他短裤的裤桶弹出来,并且还在颤动。玛丽立即攥住了它,兴奋的说:「哦,我的天!你的大家伙好热啊,儿子!快把短裤脱了,亲爱的。让妈妈看看你赤裸的身体。」

  马修站起身,脱掉他的短裤。他站在他妈妈的身边,挺着一根粗大的阴茎。

  当他低头看向躺在地毯上他半裸的妈妈,见到美丽而坚实的乳房尽在他的眼底时,他变得更加兴奋,还有她伸展着的苗条双腿,构成一幅美女图。他留意到她短裙有些向她的腰部堆缩,能看见她部分的内裤。

  玛丽伸手抓住他抽动的阴茎,拽动着说:「骑到我胸上,亲爱的。我告诉你怎幺做,你一定会喜欢。」

  马修骑在她的身上,看见她将他的阴茎放置在她的双乳之间。她同时挤按她的两个丰满乳房,将他的阴茎夹在其间。她擡着头将舌头伸出,舔他的龟头。马修舒服得呻吟出声,并且本能的将身体向前挺。玛丽能够亲吻到那龟头,它被刺激得又圆又大,并且粘满从马眼渗泻出的淫液,闪烁着亮泽泽的光泽。玛丽用舌尖舔它而过,冲她的儿子一笑。

  「爽吗,儿子?」

  马修点了点头。玛丽让他从她的身上下来。她拽着他的手,将他拉在怀里。

  「宝贝,我知道你紧张,担心你的报告。但是听妈妈话。今天不要再写了。

  我想你好好放鬆一下,将这些不安忘掉。你的大脑需要休息了。」她往下拉了拉T恤,站起身。

  「我现在去做晚餐,你去洗个澡。晚餐之后,我给你好好的按摩一下,让你也放鬆放鬆。我要你把课题完全的抛在脑后。明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写。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弄完。」

  「好的,妈妈。我现在还用穿衣服吗?」

  「不用了,亲爱的。今天真的好热。明天早晨记得提醒我找人修空调。我们必须把它修好了。我希望我也不穿这些衣服。」

  「你为什幺不可以,妈妈?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都看过对方身体。」

  玛丽想了想。她看向她的儿子,微笑说:「你是想看我的身子吧,对不?」

  「是的。你都看过我的了。」

  「这不是一回事,亲爱的,但也不是不可。」

  「你真伟大!让我来为你效劳,妈妈。」

  马修脱掉她的T恤,将她美丽的乳房暴露在他渴求的目光下。然后他跪在她的身前,擡起她的裙子,伸手去抓她的内裤。他双手放在她那匀称有型的屁股上,手指扣进鬆紧带,慢慢的将内裤向下拽。他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她的私处暴露在他的眼前。

  他看见漆黑的阴毛下两瓣粉红色的大阴唇,且上面湿泽泽的。他能够闻到他妈妈女性的气息。他探身过去,并将鼻子贴在她的阴户上面,深深的吸着气。马修的阴茎立刻变得硬挺,他将内裤顺着她的双腿一直拉到底。玛丽擡脚迈出来,将她的臀部向前挺,紧紧的顶向马修的面颜,他继续闻着她的气息。

  马修回忆起他的妈妈怎幺吻他的龟头,他将嘴唇凑到她的阴户吻她那。玛丽抓住他的头,分开双腿。马修看着她的阴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知道在十九年前他就是从那个洞口生出来的。

  他心里油然升起股对他妈妈绵绵的爱意。他抓住她的屁股,将嘴对在她的阴户上,舌头探进双唇间。在马修生涩的舌头胡乱的亲吻和舔弄她那时,碰到她的阴蒂,令她发出大声的呻吟声。她向后退,并且将他推开。她让他站起来。

  「今天到这吧,亲爱的。我受不了了,你弄得我太爽了。我们以后再做吧。

  我做饭去了,你去洗澡。」

  马修知道她此时跟他一样非常的需要。他也知道她还在思想挣扎当中。他同样也挣扎在对他妈妈乱伦之爱的边缘上。他不知道将会进展到什幺地步,心里很不安。他站起身来看向他的妈妈。玛丽身体不住的哆嗦,一个原因是他舔弄她的阴户时,差点使她达到高潮,另一个原因是强烈的情慾似乎正逼得她,陷入进母子乱伦的禁爱深渊当中。

  她看着他,一股怜惜的爱泉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汩汩的涌出。他是这幺好的一个孩子。懂礼貌、有爱心、很孝顺,并且还一直乐于助人。她知道上天赐给她一个宝贵的儿子,所以她也要将她全身心的爱都给予他。同时她想知道他们不正当的性关係,能不能在他成长的道路上造成伤害。

  她对他微微的一笑,温柔地说:「马修,亲爱的。你和我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这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什幺意外的话,这将是一次非常奇妙的体验,同时这也是一次有违伦理的体验。」

約會打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愛,無後顧之憂!

或許你也會喜歡.....